????“这家雪花糕味道极好,你尝一块,还热乎着呢。”朱文渊将热乎乎的油纸袋子送到孟若卿面前。

????孟若卿从街边的栏杆上跳下来,走到朱文渊面前,拿起一个雪花糕,轻轻咬了一口,赞道:“味道确实不错,只是太甜了。”

????“将就,将就,你以为都跟你似的,不仅做得一手好菜,还文武双全!”朱文渊犯翻了一个白眼,京城贵女之中,谁能比得过她孟若卿?

????“那是,本姑娘才貌双全,天下谁人能比!”孟若卿眉毛扬了扬,看着倒是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。

????“是是是,你说的都是,京城那些个女子,哪里比得上你!”见孟若卿心情似乎好了一些,朱文渊也变得随意了起来。

????“都已经是下堂妇了,居然还有脸说这样的话,满京城谁不再看她的笑话。”一旁经过的人,看到孟若卿,嗤笑了起来。

????“你说什么?”孟若卿还没发火呢,朱文渊先动怒了,他走到那些人面前,挡住了他们的去路。

????“哟,这不是聚贤楼的朱公子吗?你跟孟若卿是个什么关系啊,竟这样护着她?”那人被朱文渊的声音吓了一跳,在看清是谁之后,又捂着嘴笑了。

????“我跟她是什么关系,用不着跟你汇报,但是你嘴巴要是再不干净,我一定撕烂你嘴!”朱文渊目光透着冷峻,望着那妇人。

????那妇人虽然嚣张,但到底是借着夫家的势力,在朱文渊面前,还是不敢放肆,她有些慌乱的后退了一步。

????“谁嘴巴不干净了,满京城有哪个不是这样说的!难不成,你要将京城那些人的嘴巴都撕烂了不成!”

????“我不管别人说,可既然被我听见了,我就一定不会放过!你要不要试试!”朱文渊利眸扫向那人,紧珉着唇,道。

????“算了,不要说了,我们走吧。”妇人一旁的女子,拉住还要同朱文渊争辩的妇人,小声的说了一句。

????妇人有了台阶,立刻便下来了:“哼,我不同你们计较!”

????“别听她们瞎咧咧,就只知道嚼舌根的妇人,光长头发,不长脑子!”朱文渊骂骂咧咧的走到孟若卿的身边,见她面色又暗淡了几分,赶忙安抚道。

????“恩。”孟若卿轻轻恩了一声,从街边经过的糖葫芦摊子上,抓了一根糖葫芦,放在嘴里,慢慢的啃着。

????那看着糖葫芦的老伯转过身来,看到孟若卿嘴里咬着糖葫芦,不由有些着急:“喂,你还没给银子呢。”

????“大爷,不急,我付钱,我付钱!”见那老伯就要去追孟若卿,朱文渊赶紧将人抓住,掏出了银子给那老伯。

????“这,我没那么多散碎银子啊。”老伯看着眼前的银子,怒色褪去,只剩下局促。

????“剩下的就当是补偿了。”朱文渊一边说,一边从那糖葫芦棍子上,又抓了两根糖葫芦,而后赶紧去追孟若卿的脚步:“若卿,你等等我。”

????那边孟若卿已经进入一品轩了,一品轩里的掌柜的,见到孟若卿便迎了上来:“魏夫人,您来了,今儿个想看些什么?”

????“你们都有什么新货色,都拿上来看看。”孟若卿一边咬着糖葫芦,说着含糊不清的话,一边往里面走。

????“好咧,魏夫人,您楼上请。”一品轩掌柜的听到孟若卿的话,面上一喜,朝着她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????“多谢掌柜。”虽然心中还是有些不舒服,掌柜的善意,孟若卿收到了,她扬唇笑了笑,点了点头,表示感谢。

????朱文渊跟在后头,跟着孟若卿一起上了楼,掌柜的送上了茶水之后,便退出去了。

????没多久,就听到楼下传来一阵喧闹之声,朱文渊探出头去看了看,就看到拓跋筝的侧颜从面前滑过。

????也不知是怎么回事,朱文渊立刻缩回了脑袋,看到孟若卿一脸好奇的望着自己,立刻道:“没谁,就是两个妇人因为一件首饰争吵起来了。”

????“京城里还有妇人是操着南蛮口音的吗?”孟若卿喝了口茶,道:“朱文渊,没什么可瞒着我的。”

????“若卿。”朱文渊有些心疼,看着孟若卿,脸上的笑容,到底是维持不住了。

????“别拉这个驴脸,难看死了。”孟若卿皱了皱眉,伸出手来,捏住朱文渊的脸,骂道。

????楼下的争吵还在继续,拓跋筝抓着自己喜欢的首饰,怎么也不肯放开,然而另一边的女人也不是吃素的。

????她手上用了一些巧劲,一把抢过了拓跋筝手里的首饰:“分明是我看上的,你怎么能跟我抢!”

????“我喜欢,那便是我的了,你又有什么资格同我争?”虽然手中的首饰已经便抢去了,可拓跋筝却是一点都不着急,她阴沉着脸,望向那女子。

????“上面,可有写了你的名字?”女人将首饰放进首饰盒中,像是一个斗胜的公鸡一般,望着拓跋筝。

????“你知道跟我抢东西,是什么下场吗?”拓跋筝忽然靠近了那个女子,声音透出阴寒之意来。

????“你这么一说,我倒是很想知道,我会有什么下场了。”女子拿出银子,付了钱,将首饰盒交给身后的丫鬟,就要往外走。

????可刚走了两步,那女子便一下子软在了地上,浑身都失去了力气,她瞪着拓拔野: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

????“我什么都没做啊!”拓跋筝摊了摊手,满脸无辜的望着那女子。

????她得意的笑了一声,往外走去,忽然背后袭来一阵劲风,拓跋筝下意识躲闪开去。

????她转过身,望向那熟悉的脸庞,面色显得有些难看:“孟若卿,你还真是阴魂不散!”

????“有吗?”孟若卿耸了耸肩,弯下腰去,将地上的香囊捡起来,在拓跋筝面前晃了晃:“公主,这可是你的?”

????看到孟若卿手中的香囊,面色一变:“这怎么可能会是我的东西?”

????“这倒是奇怪了,金丝线可是南蛮皇室特有之物,我倒是不知,我大魏还有人能用这样金贵的东西呢!”孟若卿颇为奇怪的说了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