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这一场宴会结束了以后,赵云澜两人也准备离开了。

????“等到改天我再去找你玩。”

????魏然还有些依依不舍,即使过了今天,他就已经成年了,却仍然还有些小孩子心性。

????赵云澜有些无奈的笑了笑,然后点头,“好,等你哪一天有时间了就来找我玩吧。”

????说完了这句话以后,脑袋确实觉得有些晕眩,使劲的晃了晃,又清楚了一些。

????“你是不是喝醉了?”

????魏然见状立刻询问道,神情里带着一些担忧。

????赵云澜却是摇了摇头,勾了勾唇角,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,“我没事儿,才喝了一点点酒,怎么可能会喝醉?”

????一杯香槟,几杯红酒。她不觉得自己的酒量有这么差。

????不过现在的赵云澜显然已经忘记了,这就身体可不是从前的那个她了。

????“那好吧,回去的路上小心点。改天我们再见面了。”

????赵云澜点了点头,但身边的男人已经率先向着外面走去了,她只能赶紧跟上那人的步伐。

????“你也走得太快了点吧?”

????踏出宴会的大门,夜晚的凉风扑面而来,瞬间让她舒服了不少。狠狠的深呼吸了一口气,眨了眨眼睛,看向身边的男人。

????但可惜的是,孟长舟根本就没有搭理她,走起路来如同一阵风,很快就上了车。

????赵云澜不由自主的撇了撇嘴,赶紧跟上前去,打开了副驾驶的们,然后坐了进去。

????这个时候真是众人离开的高峰期,所以他们并没有急着走,大约等了几分钟左右,人数渐渐的少了,才启动车子。

????这个时候是晚上9点,对于很多人夜生活才刚刚的开始。

????赵云澜打开门车窗,晚风瞬间就灌得进来,黑色的发丝在空中飞舞着,仿佛在跳着一支特殊的舞蹈,格外的令人赏心悦目。

????单手撑着下巴,看向车窗外,五颜六色的霓虹灯,映照在她的脸上,泛起了一层别样的光泽。

????孟长舟无意间看见了这一幕,心脏剧烈的跳动了两下,垂下眼眸,遮住了眼底的异样。只是握着方向盘的手,却是不自觉的用力。

????整个车厢里已经被凉风倾占,赵云澜舒服的闭上了眼睛,就这样靠在柔软的椅背上,然后渐渐的进入了梦乡。

????等回到孟家大宅的时候,也没有半点要醒来的迹象。

????孟长舟也不知道是出于何种心思,并没有叫醒她,反而是就将车停在了那里。

????守门的人看见了快速上前来准备询问,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出口,就被制止住了。

????孟长舟只是简简单单的做了一个静音的手势,守门人就会意的点来点头,然后悄然的离开。

????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等到赵云澜从睡梦中醒过来的时候,还有些迷迷糊糊。不知今夕是何夕。

????脑袋剧烈的疼痛中,好像是有人拿着锤子在里面敲打着一样,钝痛感一阵一阵的传来。

????无意识的呻吟的一声,伸手扶住自己的脑袋,她发现自己睡一觉以后,好像更加的难受了,连看东西都变得模糊了起来。

????耳边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,“醒了就赶紧下车。”

????言语之间带着些不明的意味。

????赵云澜反应慢半拍的转头看了过去,直直的盯了身边的男人好一会儿,看清楚是谁,随即皱了皱眉,她现在的意识,没有彻底的模糊。

????“我的头好痛。”

????没有意识到自己这是在撒娇,只是说着自己如今真实的情况。

????孟长舟眉毛微微的一挑,然后转身看的过去,女子红润的脸颊,水雾般的眼睛,都昭示着她现在进入了一种怎样的情况。

????只是这样一副模样…也实在是太诱人了吧。

????快速的移开了自己的视线,悄无声息的吐出了几口气,狠狠的闭了闭眼睛,才压下心底的躁动。

????“说了让你少喝点酒,现在知道头疼了吧?”

????声音里带着些指责,但更多的是关怀。

????不过现在的赵云澜可是完全没有察觉出来,嘟着红润的*,本来陷入了一种非常苦恼的境地。

????伸出手想要去开门,但摸了好半天都没有摸到门把,心里的脾气就上来了。

????“你这是什么烂车啊!怎么连门都不能开!”

????以往的她都会把这些小情绪隐藏的非常的好,但有时候酒精能够放大人身上的某一种情绪。

????也能够个人做出一些平日里根本不敢做的事情。

????孟长舟听见她这句话的时候,险些被气笑了,他这是烂车?

????不过也知道现在的赵云澜是不可能会讲得通道理的,干脆就利落的下车,绕过车头来到了她的那一边,直接打开副驾驶的门,弯腰把里面的人给抱了出来。

????“啊,你是谁啊!快放我下来!”

????赵云澜有些慌张的搂住了孟长舟的脖子,此时的她处于半醉酒的状态,要清醒不清醒了,要醉不醉的。最是惹人厌烦的时候。

????孟长舟根本就没有搭理她,抱着人就往里面走。

????而这个时候大厅里正好坐着孟家三代加一个杨雪,当看见他们的时候,脸上的神情各有精彩。

????“这丫头是怎么了?”

????孟老爷子立刻关怀的问了句,脸上的神经充满了担忧。

????“没事只是喝醉了,睡一觉就行。”

????孟长舟快速的解释了一句,脚步不停地向着楼上走。两人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视线里。

????孟老爷子呵呵的笑了一声,显然心情非常的愉悦。

????坐在孟夫人旁边的杨雪,感觉嫉妒之火都要把自己给燃烧了,长袖遮挡下的手,死死的握成了拳头,尖锐的指甲深深的陷进了手掌心,但她就好像是没有感觉到半点疼痛一样。脸上的神情都没有改变一分。

????除了眼底的阴郁越来越浓了意外。

????孟夫人却是撇了撇嘴,不屑的笑了一声,脸上的嘲讽根本毫不掩饰,“果然是小门小户出身的,参加个宴会都能够把自己灌醉了!这以后还得了?”

????孟老爷子眉头一皱,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,一个眼神扫了过去,带着一些警告的意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