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苏珩心底里的恨意,是她这些年试图抹掉,却怎么也化解不掉的寒冰。

????苏庭君见老夫人不肯答应,给床上的苏明远使个眼色,把事情说的更加严重,这次事故,死伤那么多工人,苏明远说不定都得以死抵命,苏庭君说到激动处,快步跑到苏明远跟前,冲动的就要拔掉他手上的输液管:“反正你也是凶多吉少,不如这会儿死在医院,还能留个全尸!”

????老夫人不是看不透苏庭君的心思,心知他也是太着急,想逼着自己答应,看看苏明远的状况,再想想刚才苏庭君说的严峻形势,她终是点头:“好,我答应你,我会让苏珩帮忙。”

????苏庭君暗松口气,总算没白折腾这一趟。

????只要苏珩肯帮忙,苏氏这次的危机,或许还有的救。

????送走老夫人,苏庭君没敢耽误,马不停蹄的开始筹划该如何给苏明远脱罪,不幸离世的几个工人里,有一个还真是十分适合把所有罪名都担过去,这个人是独身,调查之后,他也没什么亲人,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他身上,应该不会太难。

????敲定人选,苏庭君立刻去打点各方人员。

????另外一边,老夫人也亲自去了趟恒青。

????她年事已高,亲自到公司里来,苏珩把她搀扶着在沙发上坐下,有些嗔怪道:“奶奶,你有事就给我打电话,怎么还自己跑过来了?”

????“奶奶,有事要求你。”

????老夫人脸色凝重,看着他的时候,眼睛里也带着一丝不确定。

????苏珩眸色微沉,老夫人几乎还没开口,他就料到了是什么事。

????这是他筹划已久得事情,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就绪,就等着把苏氏重新收入囊中,虽然,他现在已经并不在意苏氏这个公司,可,苏氏于他而言,更像是一个执念,一个他想要将过去的压抑和悲伤都发泄出去的出口。

????苏珩强压下心头纷繁的想法:“奶奶,有什么事您就说,我照做就是了,谈什么求不求。”

????“嗯,我要你帮帮苏氏。”

????顿了顿,老夫人接着开口:“不管怎么说,明远是你堂弟,奶奶实在不忍心看他出事,你是堂哥,就大度一点,救他一次,好不好?”

????都是孙子,手心手背都是肉,老夫人不愿意因为苏明远伤害苏珩,也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苏明远就这么出事。

????意料之中的要求,苏珩沉默了好久。

????沉默到,老夫人自己都紧张起来,想再进一步说说情,苏珩蓦然开口:“奶奶,帮苏氏可以,我也有一个要求。”

????“你说。”

????“我要您,接受青溪。”

????碍于老夫人,他对青溪,始终不敢追的太紧,也不敢给她什么太海誓山盟的保证,只要老夫人肯接受,他立刻就把她娶回家来。

????老夫人眉头一蹙,他是还没对那个女人死心?

????之前伤害离离伤的那么重,不说去补救一下,还想要跟那个女人在一起?

????老夫人很想强硬的说她不同意,可苏明远的事情摆在她跟前,老夫人只得不情不愿的点头:“行,只要你肯帮忙,奶奶,不管你的婚事。”

????“好。”

????苏珩心底的一根弦放松下来,于她而言,把青溪娶回来,比拿回苏氏,更让他觉得值得。

????谈成之后,老夫人没有在多逗留,苏珩担心她,本来想让人送她回去,老夫人摆摆手,坚决的不让他的人送,说她自己还没有老糊涂到这个地步,非常生气的自己走了。

????苏珩笑笑,大概老夫人对于自己的婚事还耿耿于怀,还生他的气,也就没有再多强求。

????他并不知道,奶奶其实并不没有走,而是,直接去了建筑设计部。

????设计部的人正在忙碌,突然见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太站在门口,都有些疑惑,这位老太太是?

????她是不是走错了?

????部长狐疑的过去,礼貌道:“奶奶,您找谁?”

????“青……青溪在吗?”

????记忆中,那个女人好像是叫这个名字。

????“在,您找她有什么事?”

????“把她给我叫出来。”

????老夫人神色严肃,自带着一股子不怒自威的气势,部长也拿不准她的身份,答应一声后,走到青溪跟前:“有个老太太找你,就在门口。”

????青溪一愣,老太太?

????她不认识什么老太太啊。

????青溪一边往外走,一边疑惑,走到老夫人跟前,狐疑道:“您找我?”

????她并不认识苏珩的奶奶,当初她跟苏明远结婚,老夫人因为丧子之痛,并没有参加他们的婚礼,后来,没等她过去拜见,老夫人已经先去了国外。

????等老夫人说明自己的身份,青溪顿时有些拘谨:“您,您找我有什么事么?”

????老夫人盯着她,余光瞥见其他人都在往门口看,淡淡的道:“我们出去谈。”

????“好。”

????公司茶水间有供人休息的椅子,老夫人在里头坐下,推开了青溪给她放过来的茶水,冷着脸出声:“我不管你用了什么手段,我也不管你到底是如何让苏珩那么死心塌地的非要娶你,我今天就是来告诉你,你们的事,我不同意,你以前是明远的妻子,现在再嫁给苏珩,外人会怎么看我们苏家?青小姐,如果你也是个要脸的人,还是听我一句话,离苏珩远点,离我的孙子都远点。”

????被这样说,青溪心里很不是滋味,事实上,她一直都在拒绝,从来都没答应过苏珩。

????以前秦离离也说过,在国外的时候,老夫人都是跟她在一起的,培养了好几年的感情,现在,老夫人对自己有这样的敌意,她也能够理解。

????青溪点头,同时,跟她保证:“您放心,我知道自己的位置和身份,我,不会跟苏珩在一起。”

????老夫人满意的点头:“嗯,你能这么说,不管怎么样,我还是要谢谢你,不过,希望你说到做到,不要出尔反尔。”

????青溪看着老夫人,还没有出声,老夫人已经先一步走出了茶水间。

????除了想要说的,老夫人似乎一句话也不愿意跟她多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