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万瞳认命地闭着眼,可预料中的疼痛迟迟没有到来,他皱了皱眉,睁开眼,却见华灼正眼神呆滞地看着自己,她的瞳孔已经恢复了正常的颜色,密密麻麻的血线也全数褪去,万瞳正疑惑着,华灼突然眨了眨眼睛,意识稍微清醒了些。

????看着眼前浑身是血的少年,华灼愣了一瞬:“你还活着吧?”

????万瞳苦笑了一声:“差点就活不了了。”

????他虽遍体鳞伤,可该有的医术还是有的,吊着自己的气还不成问题,万瞳长舒一口气,眼神不禁有些暗淡。

????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想完成师父的遗愿而已,可到头来还是一场空。

????华灼瞥了他一眼后不再看他,从柜子中翻出了几盒药剂丢在万瞳面前,她可不会医术,万瞳若想活命只能靠自己。

????随后华灼开始检查自己地身体,心口处的血线已经变得很浅,只是方才失控她的身体受了些影响,全身的肌肉都酸酸麻麻的,她微眯着眼,浓厚的内力瞬间释放出来,充斥在这间屋子之中,华灼微微一愣,她觉得自己的杀戮感似乎减弱了许多,即便运功心口的血线也只闪烁着微弱的光芒,并没有同之前一样布满全身。

????这对华灼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,可她方才明明已经失控,按理来说情况只会更糟,怎么如今还更加清醒了?

????“你之所以会失控是因为巨大的痛苦让你无法承受,这种绝望一旦到了一定的界限就会打破你最后的防线,只要你自愿放下理智,将身体交给本能支配,就能成为真正的毒人,我虽不知你方才看见了什么,但你心中还有放不下的东西,在你心中有你甘愿承受无尽的痛苦也要完成的事,所以才能找回理智。”

????察觉到华灼的疑惑,万瞳幽幽地解释着,万毒谷的毒人是他和师父一起研制的,对于理智的控制他很清楚,正是因为清楚才觉得无奈和震惊,眼前这个人比他想象中的要坚毅得多,无论如何,华灼这一颗棋子是彻底用不了了。

????华灼闻言低眉,并没有细细思考万瞳话中的意思,只幽幽地看向他:“你不像个十多岁的少年。”

????万瞳的神情语气都要老练太多,那样的心机和手段绝不是一个孩子会有的,而且依这人所说,老谷主研制毒人的时候他也参与了,可六年前这人最多也就七八岁的年纪。

????“呵,我来万毒谷已经二十多年有余了,师父看重我,将我带回来收为他唯一的弟子,给我吃了许多毒药,前十年倒还没什么异样,可到了我十四岁的那年,我的身体就停止了生长,我知道是那些毒药毁坏了我的身体,这一辈子我都只能保持着这个样子。”

????师父从未将他看作一个真正的徒弟,而是养了个试药的人罢了,无论研制出了什么东西都会在他身上试上一试,在他没来之前师父身边和有不少像他一样的人,可那些都没顶住师父的折磨,没两年便咽气了,只有他还一直留在万毒谷。

????华灼闻言有些疑惑:“你不怨谷主将你变成这样?”

????万瞳淡然地笑了笑:“有什么好怨的?若不是师父,此时我早就一堆白骨了,这条命原本就不是我的,要怎么处置怎么摆弄都随意,只要能完成师父的心愿,怎样都没关系,你若要杀了我也好,左右我已经没有存留的价值了。”

????万毒谷覆灭,老谷主仙逝,谷中所有弟子都走了,只有他一个人还日日守着,可那又有什么用呢?一切都已经结束了。

????华灼低头不语,她并没有杀了这个人的打算,万毒谷好歹也是江湖大派,如今只剩下一个人,的确是有些惋惜,况且此人的炼毒天赋非凡,说不定日后会有碰的上的地方。

????“老谷主的心愿或许并非只是完成毒人,比起他研制的万千种毒物,大约这个他一手建立的万毒谷才是他最放心不下的东西,既然他只剩下你一个弟子,这万毒谷的将来不就在你的手上吗?”

????华灼平静地说着,理了理身上的血迹,一把扯下了窗户上的布条,刹那间外头的光亮照射进来,微微有些刺眼,华灼看着外面的奇观异景,老谷主若非是真的下了心血,绝不会有这样壮丽神秘的地方,若万毒谷真的沉寂了,想必他在天有灵只会更加心痛和惋惜吧。

????万瞳看着对方的背影一时无话,他只知道师父是因为失去华灼才忧思而死,便觉得华灼就是师父最看重的研究,可万毒谷也是师父一手创立的,怎能就这么毁了?

????华灼转过身看了他一眼,平静的眸子中不带一丝情感,万瞳本以为她会说些什么,然而华灼只是绕过他径直走出了屋子,万瞳愣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,脑海中一直环绕着她方才说的话。

????……

????等华灼离开万毒谷后外头已是正午,刺眼的阳光洒落在身上,华灼艰难地睁开双眼,耳边是清脆婉转的鸟鸣声。

????“若再不回去,只怕大哥他们要生气了。”华灼轻轻嘀咕着,这次她是偷跑出来的,就是因为知晓华赢和华苍绝不会允许她独自外出,等会儿那两人恐怕会发不小的脾气。

????华灼轻叹了一声,慢慢走出了山林。

????这里到南越皇城有一段不小的距离,昨日夜里的马也不知跑去了何处,想要徒步回皇城需要的时辰可不短,想到这里华灼微微皱起了眉,此次一行她虽没有性命之忧,可方才那顿折腾让她已经撑不到回南越了。

????正当华灼苦恼怎么回南越时,不远处的小路上突然传来了声响,华灼闻声走上前去,只见十几个贼匪模样的人拦下了一辆马车,瞧那马车行驶的路径似乎正是去南越的。

????华灼见状挑起了眉,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。

????“你们几个家伙还想反抗!赶紧把东西都交出来,否则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!”领头的贼匪大喊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