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冥夜听着紫璃公主的话,没做任何的反驳,脑海中却一直想着那耳环的事情。

????直到紫璃在那里唤他:“冥夜?冥夜?你到底有没有听说我说话?”

????冥夜忙回过神:“冥夜一切都听姑姑的。”

????紫璃起身,走至他身边:“真的假的?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刚才能说什么?”看着冥夜一脸茫然,紫璃又道,“我刚才在说,现在圣母娘娘最关心的事情,可能就是冥夜你的终身大事了,如若在圣母娘娘寿宴上,你和云瑶能定下终身大事……”

????“姑姑!姑姑说笑了,冥夜对云瑶公主并无此心……”紫璃的话还没说完,冥夜更开口道。

????看着冥夜着急的样子,紫璃不禁笑:“好了,逗你呢,看你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,在想什么?”

????“没有,姑姑说笑。”冥夜忙又说道。

????“是不是在想哪家的姑娘?说与姑姑听,姑姑给你做主。”紫璃侧头望着他,眨着眼睛,一副俏皮样。

????冥夜再度笑:“姑姑就别笑话冥夜了,冥夜哪有姑娘可想?”说此话时,脑海中不禁又浮现那耳环,不知道这耳环的主人,到底是谁。

????“好了好了,那你看,圣母娘娘寿辰,我们要怎么举办?”紫璃又将话回到了主题上。

????“圣母娘娘素爱看戏,姑姑可以请众卿家准备,或是……可以直接带圣母去人间看戏……”冥夜说完,连他自己也怔了下,为何会提议去人间?

????紫璃听后,点了点头:“不错,母后爱看戏,倒是可以考虑,我去问问你母后看,冥夜,我先走了。”

????“姑姑慢走。”冥夜忙道。

????紫璃走出夜澜宫,跟在身边的怜星开口问了句:“公主,圣母娘娘的寿辰,不是老早准备好了?”

????紫璃已收了刚才无害的笑容:“是老早准备好了。”

????“既然准备好了,公主又为何要走这一趟?”怜星很是不解。

????“母后让我过来确定一些事。”紫璃说道。

????“确定一些事?难道说……是关于那个妖女的事?”怜星不禁又问道,只是她不懂,公主和圣母娘娘为何对那妖女如此在意?

????“咳!”紫璃听闻,忙轻咳出声,制止怜星的问话,怜星也才发现前面过来的人。

????“紫璃见过文曲星君。”

????“怜星见过文曲星君。”怜星忙也跟着主子给天权请安。

????天权忙笑笑:“公主这是要折煞老夫,该是老夫拜过才是!”

????“文曲星君和我客气什么?星君这是去哪?”紫璃望着天权含笑问道。

????“这道,应该只通向夜澜宫吧?公主适才也是从夜澜宫出来吗?”天权忙问了句。

????紫璃被他如此一问,顿时噎住,是啊,这条道,只通向夜澜宫,她这不是没话找话?

????天权微微一笑:“公主走好。”说完,他头也不回扬场而去。

????“唉这人真是……”怜星看天权离去,不禁有些恼,虽说他长了公主几千岁,但怎么说辈位在公主之下,哪里能这般没规矩的。

????“算了,他向来这样。”紫璃望着天权远去的背影,轻声说了句,“走吧。”

????待紫璃和怜星走远,天权才停下脚步,紫璃公主常年住在青鸾斗阙,没什么重要的事,她是不会出青鸾斗阙的,究竟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她确认,才会让她移驾?还有,那妖女是谁?为何要来冥夜这儿确定?

????天权想了半天,仍想不出个所以然,只能摇摇头,朝着夜澜宫而去。

????天权也未让通报,直接闯进夜澜宫,虽说他和冥夜关系挺好,但他基本主夜间,白天就会在自己宫殿内睡觉,所以也不常出来,现在这青天白日的,出现在夜澜宫,让宫内的各仙童很是诧异:“文曲星君,您怎么来了?”

????“冥夜呢?冥夜?”

????“殿下去了流光阁。”夜灵忙说道。

????怎么去了流光阁?天权想着,身子也不由自主倏地一下便消失了。

????**

????清雎殿内

????圣母娘娘正看着园内的花花草草,不禁感叹时间过得可真快。

????“圣母娘娘,紫璃公主来了。”身后,有仙童回报。

????“母后~”

????话音才落,紫璃的身子便已飘了进来。

????“唉哟,我家璃儿来了,怎么才几天没见母后,就过来了?”圣母娘娘笑着道,这可是她最最宝贝的女儿啊。

????“母后,璃儿可是天天想着母后,还让璃儿过来瞧瞧您?母后,您在这儿看什么?”紫璃圈着圣母皇太后的手臂,两人朝着清雎殿内走去。

????“这花呀,常年开着,倒是越开越好看了……璃儿这一路过来,可有发现何处不一样?”圣母拍了拍她手臂,问了句。

????“我呀,这一路过来经过了冥夜的宫殿,特地进去看望了他一下,天庭还是那个天庭,璃儿并未发现何异样之处。”紫璃忙说道。

????圣母笑着点点头,心下了然:“应是一片太平。”

????“母后,您的寿辰马上就要到了,您有没有什么心愿啊?”紫璃望着圣母问了句。

????圣母笑笑:“母后没什么心愿,只希望我家璃儿能一生平安健康,足矣。”

????紫璃笑,她从小一直体弱多病,要不是圣母皇太后不眠不夜的照顾,估计她也活不到这么长久。

????“母后,谢谢你……”

????“傻孩子,和我说什么谢谢?”圣母皇太后笑,眼望着远方,思绪飘远。

????**

????清尘又陷入了梦境,一片雾茫茫中,什么都看不见,她不断叫着:“冰块?冰块?师父?大师兄……”

????没有一个人回她,她又向前走,不知道这到底是何地方,突然间地,前面出现一丝光亮,仿佛像是打开了一扇门,清尘看到,忙朝着那扇门奔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