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慕凉不知道什么原因让青胭郡主对司徒远如此痛恶,但就她自己方才短暂的观察,她觉得司徒远的“好色”,有些像是装出来的。

????好色之徒慕凉见得多了,他们都有共同的特点,那就是看见美人时眼神色眯眯,表情要多猥琐有多猥琐,令人一见便浑身不舒服,明显感到被冒犯,但方才司徒远虽然是盯着她看,但目光清澈,笑容纯粹,并无给她不舒服的感觉。

????“好了,咱们不要说这个人了,郡主今日是出来散心的,可不要因别人坏了心情,听说避暑山庄内一景一物都甚是精致,我也想好好游览一番,有劳郡主带我们到处走走,如何?”

????青胭郡主这才压制住内心的怒火,慢慢平复下来。

????孝明王与宁仲贤比慕凉和宁少柏迟来小半个时辰,一下了马车便掏出请帖交给守卫。

????宁仲贤满心得意,心情极好,不料要跟着父亲进门时却被守卫横刀拦住。

????他立刻变了脸色,低斥道:“你们做什么?我可是有请帖的人,你们竟敢拦我?”

????守卫淡然道:“您虽然有请帖,帖子却并非您的,所以,您不能进去。”

????“你……”宁仲贤无可反驳,俊脸通红,倍感难堪,因为请帖上写的名字是宁少柏,而他是冒名顶替而来,还一下子就被当面戳穿。

????孝明王看过来,不慌不忙地解释道:“是这样的,本王的世子今日身体不适,不能来赴宴,本王又恐白白辜负了景亲王的一番好意,便让次子代他兄长前来,这没有什么问题吧?”

????“孝明王世子身子不适吗?可是不对啊,世子爷半个时辰前就来了。”

????守卫面露疑惑地道,在王爷面前,他的态度显然好转许多,说话客客气气。

????闻言,孝明王和宁仲贤惧是一愣,以为自己听错了,请帖根本就没到宁少柏手上,他怎么可能知道今日有宴会?

????“你们确定那是我大哥吗?该不会是某些借着他的名义混进去的不轨之徒吧?”宁仲贤提出疑问,并用质疑的眼神看着守卫等人。

????守卫自然心生不悦,坚定地答道:“世子爷是我家郡主的好友,乃由郡主亲自迎进去的,小人几个人兴许会被欺瞒,但郡主总该不会。”

????宁仲贤无话可说,着急地看向孝明王。

????后者亦是感到有些难堪,话都说到这里了,守卫几人看来是不会放行了,这是在景亲王的地盘,他要是用强权,强行带宁仲贤进去,必然惊动景亲王以及里面的众多宾客,他偏心次子,苛待嫡子的事也就由传言变成事实了。

????那么,满朝文武会如何看待他这个孝明王?

????思来想去,孝明王劝说道:“贤儿,既然你大哥已经来了,你便先回去吧。”

????宁仲贤不甘心,执意道:“父王,我人都来了,回去做什么?这宴会多我一个不多,我进去了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吧?即使景亲王知道了也不会阻拦我的!”

????守卫们听了这话,立刻戒备起来。

????“王爷这是要强行带二公子进去吗?”

????要说他们只不过是小小的侍卫,怎么敢拦堂堂孝明王?但今日情形不同,王爷特别嘱咐过,不在受邀名单上者不得放入,不管谁来都一样。

????孝明王知道这不妥,景亲王的为人他很清楚,那是个不会轻易卖给人面子的人,宁仲贤不在受邀之列,宁少柏又早已来了,若宁仲贤强行闯入,景亲王得知后大有可能会把他赶出去,到那个时候就真的是颜面尽失了。

????“贤儿,你先回去。”

????“父王,我……”

????“本王叫你先回去,听不懂吗?”

????宁仲贤见父亲脸上已有怒容,心知不能再纠缠,极不情愿地点了点头,垂头离去。

????孝明王摇首叹气,转身进门。

????才刚到正厅这边,就看见宁少柏和慕凉二人迎面而来。

????“父王!”

????“王爷!”

????孝明王不悦地皱起眉头,冷哼一声,愤怒地瞪着两个人。

????慕凉猜到他一定是方才受了气了,嫣然一笑说:“王爷和二少爷是一同前来的吧?怎么此刻却不见他?”

????孝明王此时才明白过来,自己的所作所为早就让慕凉看在眼中,这个女人如何得知的?

????“你是故意的,想要本王出丑是不是?”

????“王爷错了,让您出丑的不是我,而是你自己。”慕凉缓缓说道,神情中藏着几分讥讽,“要不是你偏心于二少爷,又怎会有今天的事发生?”

????孝明王很想发火,但是此地到处都是人,朝中同僚皆在,他不能让自己失态,唯有强忍着,绕过慕凉和宁少柏二人,去向别处。

????慕凉勾唇冷笑,这个孝明王可真是老糊涂了,什么事都让那个二夫人牵着鼻子走,偏偏还一点也不自知。

????“娘子,方才父王的神情好可怕,好像这回是真的把他惹恼了,以后会不会……”小傻子担忧地问道:“会不会对咱们怎么样啊?”

????“你要留下来,并在京城站稳脚跟,就得保住你的世子之位,那么自然而然也就要得罪你这位父王了。”

????慕凉握住他的手,给予最好的安慰,“不过你不用担心,有娘子在,即便他想对你怎么样,娘子也会保护你,定不让他得逞。”

????小傻子回握慕凉细嫩的柔荑,傻傻地笑道:“娘子保护少柏,少柏也要保护娘子。”

????“好,咱们相互守护,相互扶持。”慕凉心中一片温暖,固然心知肚明,小傻子是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,但他有这份心就足够了。

????又过了将近半个时辰,景亲王终于现身,与众宾客豪饮几杯后,带领众人前往山庄后方的丘山,狩猎开始。

????跟以往一样,这次的狩猎宴也具有比赛性质,并准备了头彩。

????头彩就是跟随景亲王多年的良驹一匹和良弓一把。

????诸位宾客,尤其是年轻的公子哥们自然动力十足,个个都摩拳擦掌,迫不及待要一展身手了。

????慕凉虽然武功不错,但骑马射箭却是她的短板,而且宁少柏压根就没拿过弓箭,几乎没有过狩猎的经历,因此这次的狩猎会,慕凉不打算参与,准备带着宁少柏在非狩猎区转转,当是游山玩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