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bet36台湾官网 > 蛊仙奶爸 > 第1133章 兴风作浪
????,最快更新蛊仙奶爸最新章节!

????第1133章 兴风作浪

????叶尊直接祭出九岳帕和血河巾,一白一红两块布现世便遮天,九岳帕大到仿佛无边无际,直接兜住了漫天乌云,连带所有的雨水也被其包裹。

????下方的船舰上,无论士兵还是百姓都仰头望天,他们只看到一个白色的东西一闪而逝,接着漫天雨滴就不见了,本来乌黑的云朵刹那间被蒙上了一层白色,看起来不黑不白,异常神秘。

????雨水是被兜住了,可狂风卷起的巨浪可没有那么容易消停,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船下,血河巾已经和九岳帕一样展开变大。不同的是,九岳帕是向字面八方延伸,护住下方所有的船舰,而血河巾是化作一条红色匹练,向舰队前后两个方向延伸,仿佛变成了一条红色的暗流,在船下流淌。

bet36台湾官网 ????别忘了,血河巾就是一条蜿蜒血河被炼化而成,所谓的血河不是真的由血液汇聚而成,只是因为水中含有浓度非常高的多种矿物,才让河水变成了红色,一条河被炼化,其中的矿物质自然也不会幸免,这多种矿物质别的能耐没有,唯一的特点就是重!从科学的角度形容,就是密度奇大,这便导致了整条血河的重量极其大。

????灵界中人只知道九岳帕是九座山岳所炼,重若亿万钧,而想当然的认为血河巾的特性应该是柔韧绵长,殊不知血河巾的重量比之九岳帕只重不轻。

????血河巾延伸到接连舰队首尾的长度后,便停止了变化,本来随着海水流动如丝般荡漾,停止了变哈后仿佛瞬间被冻结,整条血河巾都好似成为了雕塑,与之一同被定格的还有周遭的海水,可神奇的是,舰队却没有丝毫的停止,依然在匀速的向前航行。

????这一切都赖于血河巾的重量和特性才能实现,血河巾的巨大重量带来的效果就是,血河巾向前移动,血河巾笼罩的水域便会随之一起移动,如果不是这样,叶尊想带动整个舰队移动,是绝无可能的,他暂时可没有那样的力量。

????所谓的冻结也仅仅是视觉上的,实际上血河巾承载的海水仍旧是流动的液体,性质并没有改变,只是被血河巾同化控制了而已。

????这一切都发生在转瞬间,血河巾布置妥当的时候,第一波巨浪才刚刚接近舰队的右舷。

????乌云之上,四个人聚拢在一起,其中三个叶尊是认识的,风暴瑞秋、雷神卡库和屏障凯特,当初叶尊他们在梅国迪士尼遭遇恐怖袭击,就是这些梅国自由之盾的成员前去处理的。只是今天光速比利没有来,取而代之的是个光头黄种青年。

????此时的瑞秋依然是那个脏兮兮如流浪汉似的梅国大妈,嘴里叼着一根雪茄,双眼泛白,双手张开虚按,脏兮兮的格子衫无风自动。

????凯特呈双手擎天状,面容肃穆,但还是能看出是个未成年的小女孩儿。

????光头青年正盘坐于虚空之上,面前一台笔记本电脑也仿佛放置于空气上,他正十指飞动的敲击着键盘。

????只有喜欢穿唐装的卡库百无聊赖的一会儿抠抠鼻子,一会儿挠挠脸颊,黑色的皮肤泛着油光,不张嘴睁眼还真的看不到他的脸在哪。

????瑞秋吸了一口嘴里的大雪茄,扭头质问光头青年,“良,下面怎么样了,你他妈倒是说话啊!”

????“就是!你不知道我们维持这样的状态有多累吗?你快点儿啊!”凯特也发起牢骚来。

????卡库这无所事事的黑人负责打圆场,“大家都不要急,这次的任务很容易,我们只要通力合作就一定能完成,不要乱。”

????“法克鱿!卡库你给我闭嘴!”瑞秋一如既往的暴躁,“良!”

????那被称作良的光头青年嘿嘿一笑,“整个风暴已经将舰队都笼罩进去了,几个巨浪拍过,很快他们就船毁人亡了。”

????“上帝啊,神秘的华夏是多么璀璨的文明啊,为什么会让那些坏人做主?呜呼哀哉!”卡库一副悲天悯人的德行,临了还爆了句华夏文言。

????凯特稚气未脱的脸上满是愤慨,“东方人太可怕了,他们竟然引爆原子弹炸沉了倭岛,这个族群简直是魔鬼!”

????“那里是上帝的慈爱之光照耀不到的地方,今天就让我们来给他们些报应!”瑞秋的眼睛更白了。

????“不对劲!不对劲!”良突然叫道。

????卡库走到良的身边,“怎么了?”

????良指着电脑屏幕道:“你看!雨水消失了!”笔记本的屏幕被分成四块,每一块呈现出来的都是下方舰队的映像,只是角度各不相同,此时的画面里,一丝雨水都没有。

????瑞秋似乎不能放松下来,一百年继续发动风暴,一边质问道:“风和浪还在不在?”

????“在,风浪都在!”良回答道。

????“那就没问题,只要风浪够大就没有不沉的船,”瑞秋很自信。

????可她的话音还没有落,良就木呆呆的说道:“浪,浪也没了。”

????乌云下方,叶尊始终在保持着隐身状态,他正手掐要诀一心两用的分别操控着九岳帕和血河巾。

????九岳帕定乾坤,血河巾平风浪。

????第一波巨浪袭来,那足有三四十米的巨浪盖过了船舰的高度,若被这大浪拍到,至少一半的船顶部至。

????可就是这样的大浪,竟然在人们万念俱灰的眼神中唰的一下消失,这种消失不是大变活人般的突然有又突然消失,而是人人都能看清那消弭的过程。

????就好像一块白纱,被人从下面用一个木棍顶起来,而这时来了一左一右两个壮汉,一人拉着白纱的一边,用力的拉扯,白纱虽然被拉的些许变形,但终归是回归了平静。

????人们看到的就是这么一“拉”的过程,那巨大的海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被“拉”平。

????这样的奇观哪里去找,连电影估计都不敢这么拍。

????这一切都仰仗血河巾的神妙,它就是那拉扯海面的无情大手,直接接管了这片海域的海浪传播权,只要它不愿意就没有人能兴风作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