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她的人生里,永远都是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百倍还之。

????当莫萧淮注意到岑封天眸底的杀意闪过之时,他只是邪佞一笑:“你应该明白,就算你有一身武力,却没有任何的名义镑身。”

????“只要知县随便诬陷扣你一个帽子,派出百人之余对付你,你根本没有还手之力。”

????小家伙还是太小了,未经人世。

????这有些浮躁的心性,还是需要有待磨练。

????他相信,他有足够的聪慧,只要加以提点,定能明白其中的道理。

????这个小家伙并非池中之物,迟早,都会变成一个人物,只要他能为己所用,也当真是遇到一只麒麟。

????“那我要怎么做?”岑封天知道莫萧淮的意思,可是,她现在就只是一个简简单单普通的老百姓。

????现在,就连吃穿都是一个问题,别说是混什么名头了。

????莫萧淮似乎就是在等待岑封天的这句话,他殷红的薄唇微勾,仿佛天地间,都在那一瞬失了颜色:“文、武,你可以选择一个,从而发展。”

????“什么?”岑封天听到这里,微微愣了一分。

????在这个世界,文武百官,两者之间衡均而用,也是实力的竞争。

????难不成,他的意思是要么从文,要么从武?

????想到这里,她的眉头微微皱了皱。

????她来到这个世界不久,对于很多食物都非常的陌生,如果真的想要从里面选择两个,那么久必须要离开家里。

????莫萧淮似乎注意到岑封天已经理解了他的意思,眸子微挑,继续道:“你很聪明,凡事已大局为重。”

????站在一边儿莫不坑声的苏羿,看到这里嘴角微微抽搐。

????主子开始坑人了……

????岑封天神情变得有些严肃,紧蹙着眉头,似乎在思考和纠结中。

????对于这个世界,文的话……

????她肯定不行!

????文人墨客的骚年诗书,风花雪月的吟诗作,动不动就来上演为赋新词强说愁,这些对她压根儿就没有半点的兴趣。

????而且,学这些玩意儿就只能体现在内涵里面。

????表示,她就是一个毫无节操的人,这些东西,她压根儿就不感冒。

????所以,文这方面,她想了一下,便彻底的排除了。

????武,她觉得自己还是有一些底子的,虽然这幅身子和从前比,大不如从前。

????但是,这短时间好歹养好了一些,她每天也都坚持锻炼。

????这一点,她倒是可以试试。

????“上次你们说的那个武馆,我真的能去吗?”岑封天想了想,决定了选择过后,开始问道。

????苏羿在边儿上默默的叹了一口气,果然,自家主子识中的人,就算智商再高,也会被坑进去。

????“可以,你去找仙云酒楼的主事掌柜。”莫萧淮嘴角微微勾起,浅笑道。

????突然感觉,坑这家伙进武馆,当真不易。

????这,可是他第三次对他发出邀请了。

????而此时的岑封天丝毫不知道莫萧淮那些心思,只是微微疑惑,诧异道:“主事掌柜?”

????“嗯……”莫萧淮道。

????而此时,仙云酒楼里的某人。

????“阿秋,谁找我麻烦了!”南羿枫揉了揉鼻子不爽道。